墨长霄tromj

一个有点儿正经的计划【手书!

请不要报以太高的希望,去翻翻我的文章就会发现我的画风诡异又清奇。
是的,手书计划。
大概是个v家七宗罪的梗,打算先把傲慢那一个系列弄出来。数了数有7首呢……可能会弄很久很久。
注意*
1.  有剧情改动
1.5  即Meiko和Kaito的结局改动
2.  角色死亡有
2.5  即个别原角色死亡
3.  cp向,友情向,亲情向有
3.5  cp向有雷卡,埃卡,金卡,金瑞,嘉瑞/友情向有金幻,幻卡,雷瑞,雷金雷,雷嘉,安埃,安艾/亲情向有埃艾
接下来先放人物代入情况嗷。
有单曲的主要角色:
艾比——镜音铃【Rin
埃米——镜音连【Len
格瑞——起音美可【Meiko
金——始音海人【Kaito
紫堂幻——弱音白【Haku
卡米尔——初音未来【Miku
无单曲的配角:
嘉德罗斯——Meiko的恋人【已亡
雷狮——向Meiko提议起义的Miku有血缘关系的哥哥【Mikuo
安迷修——恶之国大臣【已亡

嗯,简单地说说想法吧。
艾比代入铃呢,主要是因为她和埃米是和原角色比较相似,对于金的爱意和她的性格其实也蛮符合的,于是就一锤定音了,连带着埃米;
金代入大哥主要是因为他性格比较……嗯,比较像而已,看上去开开朗朗实则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什么的,那种痴情也很符合?;
格瑞代入大姐其实也是因为性格,坚毅不屈,为了最重要的人可以不顾性命不择手段,最后被无限的温柔感动;
紫堂幻代入的是弱音。实在话,其实我第一个想起来的角色带入就是他。忍辱负重,有时又自暴自弃,渴望拥有朋友和保护朋友的力量;
最后是卡米尔——他代入的角色是最大的悲剧。也许和他的性格也像,不动声色,善于伪装,为了某一个人的利益可以放弃自己。还有一个就是定的cp向,弟弟组之间怎么搭都可以,觉得这样放比较好一点——至少不那么雷吧。

总之,这个手书会做很久很久——希望大家能给点热度互fo一下给我一点勇气和支持。
让我知道你们在。

选用曲将有——
恶之娘
恶之召使
青之王子
复仇之娘
绿之娘
白之娘
再生之日

另:由于是国漫,可能会进行填词翻唱。尽量还原角色个性和声线,不过我是女的,可能伪男音伪得不太好……

谢谢你看到这里。鞠躬。
最后,占Tag致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一药】#喜剧#爱研说

这个不搞笑。
还有点正经。

这就是个恶搞的。
真的。

很短。

本文名称改编自周敦颐先生的《爱莲说》,在此特别致敬。
别名《这个本丸的一期是个弟吹》
至于弟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今天的一期有好好的呆在房间吗#
“药研哥!!!一期哥进厨房啦——”
“本丸的未来只能靠你了!皮皮药,我们走!得意之子的拯救世界之旅!”
“有语病。还有闭嘴,再叫我皮皮药我就不救你们了。”

————————————————叫我隔离线

一期一振第一人称视角#

        主公日安,我是由粟田口吉光打造的唯一一把太刀,属粟田口派的一期一振。
        什么,您听说过我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天下短刀皆吾弟”……?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哦,主公。
       嗯,看看左文字那三位就知道了。三条家的那一把……诶,也不敢惹啊。
        您说药研?
        唉呀,真是抱歉,他还在手入室里帮忙处理三日月殿下的伤口。可以的话,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哟。
        他可是我最得意的弟弟呢。当然要了解他啊,毕竟在我没有来到之前,支撑弟弟们的可是他哦。要好好补偿他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孩子罢了。尽管他不承认……嘘,主公,为了我的人生安全,请保守我说他孩子气这件事。
        感激不尽。
        那么,主公,您是想听听我对他的看法吧?
        诶?像什么花吗?
        嗯……梅花?还是说莲花呢……
        原因吗?药研他可是傲得很呢。但是他那种清秀的脸倒和梅花的冰霜傲骨不同,更像是莲花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了。
        这样说也不是很恰当。药研有的时候还是很艳丽的呢。咦,至于是什么时候?主公,您好奇心太强了哦。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
        药研他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已经到了没有了他就没有存在意义的地步了。
        是的,哦,您似乎很惊讶?
        吓到您了真的是不好意思。
        嗯,说起来也很晚了,天都暗下来了。药研大概已经结束了手入室的工作,我也要回房间了。不然就看的不清楚了呢。
        主公您也要早睡,不然对皮肤不好。
        是是,我明白了。那么,晚安,主公。

【雷卡】#甜食#如果……?·下(身份互换+年龄互换)

哎嘿不要脸地夸夸自己高效【并没有
没错这个算中短吧,硬生生把中和下合并了。
番外……可能会有吧。
和上的开头一样,捏造有,性格有改动,俗称OOC,慎入!!!
OK?
GO!
————————————————————
NO.4
白发苍苍的老臣上前一步气急败坏,“您居然让这种人做您的带刀随从?您不怕他叛变?!”
“如果他想,我这个王位都可以给他。”卡米尔摩挲着宝座的手柄,声音深处埋藏了些许疲倦。他看着单膝下跪的雷狮,眼底平添了几分复杂。
18岁的他执政两年,有些决策有征求过雷狮的意见,细节上的改动也确实让一些计划更加完美。雷狮几次主动要求带兵巡防,确保了雷王星的和平,可以说在国民中反响很好。可偏偏这些顽固的老臣们对他私生子的身份念念不忘,时刻提防。卡米尔头疼地挥了挥手,示意侍从把赐剑递给雷师。“我心意已决,不会改的。”
老臣叹了口气,不甘的退了下去。这小国王看着好说话,实际上谁都没他性子来的倔。雷狮道了谢,双手接过佩剑挂在腰间。
那意气风发的少年五官帅气张扬,带着难以言喻的魅力。他行了标准的军礼,然后大踏步上前站在了卡米尔的左侧。
大臣们渐渐退去,卡米尔这才叹了口气放松了紧绷的心弦。他抬手起身,看着比他高了一个半头多的雷狮,“走吧。”
雷狮下意识地扶了扶卡米尔,卡米尔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没事。
“你别想太多。老家伙都这样!”雷狮哼了一声,“居然说我会叛变……如果我真想,那这个国家早就在我统治之下了!”
卡米尔没有在意他这似乎大逆不道的话,微挑眼角,“嗯。今天把你的庆功宴和生日一块儿过了。”他淡淡的道了句,勾起了嘴角,“生日快乐。”
“谢……”
“不用谢。”卡米尔打断了他,“我是你哥。”

NO.5
“斩首示众。”卡米尔的手指骨节因用力而泛白。他神色平静地垂首,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挣扎着被拖走的男人,面色有些惨淡。雷狮看了看他,然后便被叫走去行刑。
卡米尔性子静,要说就是平淡,除了碰到了他的逆鳞便是不动声色。如今这男人陷害雷狮说他杀了人,偏就刮到了卡米尔最大的逆鳞。
我不是你眼中的小孩。卡米尔盯着指腹被压出的印子,声音掷地与冰冷的大理石碰撞,冷得像碎了一地的冰。“退了吧。”
雷狮这两日一直在与他探讨布防,怎么可能杀人。
卡米尔起身去了办公间。他拉开窗帘往外看,行刑刚刚结束,广场周围的人们脸上显出了厌恶与惶恐。卡米尔褪去额上的皇冠,鲜红的披风随着他的肩腰弧线滑落在木质椅子上。雷狮叩开了门,“怎么生气了?——在我记忆里你可不会为这种事情动怒。”
卡米尔没理会他的问题,“洗手了吗?”
雷狮伸出左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潮湿的触感让卡米尔愣了愣,然后握着雷狮的手腕弹他手心。他抬头认真地看着雷狮,一字一句,“我绝不允许有人陷害你。”
闻言一挑眉,雷狮把芝士蛋糕推了出去。精致小巧的蛋糕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卡米尔的目光,雷狮笑着递给了他,然后坐在他对面托腮看着卡米尔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嚼啊嚼。
天呐,作为哥哥,国王陛下你也太可爱了点吧。
雷狮觉得自己要跪倒在卡米尔身下了。
而事实上,他早已跪倒在了那里,占据了卡米尔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NO.6
雷狮推开卡米尔的房门时,秀气的国王正光着脚一身白袍在窗前打哈欠。
“国王陛下,凹凸大赛开始了。不准备参加吗?”他毫不客气地拉开方桌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昨天我已经宣布了离开。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卡米尔回头看着他,眼睛里多了点欢愉。雷狮看愣了,咳嗽了两声,“那么我会和您一起。不如再找两个人?”
卡米尔走到床边去换私服,“嗯。”
雷狮看着卡米尔毫不在意地褪去了衣物,青涩的身躯在他目光中一览无遗。他移开视线,心里暗涛汹涌。
“走吧。”最后他的小心思在卡米尔闷闷的声音结束。雷狮目瞪口呆地看着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卡米尔,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他承认他输了。
从皇宫后花园的门走了出去,雷狮神清气爽地勾过卡米尔将他往黑街带。“其实我是有人选了的。不介意吧?”
卡米尔随着他的步伐,“……本来就要让你定。”
雷狮抓了抓发尾,最后停在了一人面前,“好久不见啊佩利。”
被叫做佩利的少年抬头看了雷狮一眼,立刻从原地蹦了起来,“要走了吗?”
“是啊。这是我们的国王陛下。”雷狮推了推卡米尔,“这是佩利。你叫他疯狗就可以了。”
卡米尔在佩利不满的抗议声中点了点头。“你好。”
“你好!……没想到国王只有这么小的一只啊……”佩利凑过去“嗅了嗅”卡米尔,然后苦着脸挪开了,“果然和我们不一样。”
卡米尔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下,没说话。
第二个人是在骗徒之中找到的。应该说他实在是太过显眼,一身连体衣,张扬的发型,虚假的笑容挂在嘴角。卡米尔的目光落在了他手里的《奥赛罗》上,露出了嘲讽的神色。
毕竟这个悲剧写的即是骗徒的阴谋。
“初次见面,我叫帕洛斯——噢,看上去真的是一板一眼呢。”帕洛斯笑着把书放下,狡猾地以此为借口没有伸手。
卡米尔眯了眯右眼,然后微微颌首。“初次见面。我是卡米尔。”
雷狮抬手有些无奈地拍了拍两个人的肩。

NO.7
“雷狮海盗团。”
卡米尔这么说着,用清秀的笔迹写下了这五个字。
雷狮目光震惊地扫了一眼卡米尔。卡米尔转着手里的笔,“因为你喜欢海,性格又符合。用我的名字,不是没气势么?”
雷狮眨了眨眼才觉得有道理。
“……恭敬不如从命。”帕洛斯凑过来,“但是呢,我只是暂时属于这里,毕竟还是有点价值的。”
佩利挠了挠头,“听上去还不错嘛,雷狮老大你怎么看?”
雷狮挑了挑眉,似乎有点在意这个称呼。毕竟他是这里面年龄最小的,这样叫总觉得老了不少。
“那就这样吧。”雷狮打了个响指。他了解卡米尔,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的。
卡米尔踩了踩大赛场地,然后努努嘴。“确认组队吧。”
“嗯。”雷狮看了一眼蓝色的半透明提示屏,点了确认。
佩利打了个哈欠也点了确认。帕洛斯在三人的目光中耸耸肩,点击了确认二字。
卡米尔看着雷狮,觉得这样还不赖。
毕竟自己不适合做老大不是吗?
他这么想着压低了帽檐。

NO.8
大赛的所有参赛者都以为雷狮才是哥哥,直到佩利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为止。
于是被吐槽为“比呆毛姐弟还腻歪黏和”的两个人就这样被冠上了“年龄不明”的头衔。
卡米尔叹了口气。
这又能怎么办,他矮啊。
雷狮也纳闷。
这又能怎么办,他看着老啊。
帕洛斯摊了摊手,拖走佩利给他们留下了二人时光。

NO.9
至于到最后所有参赛者都知道了雷狮和卡米尔是年下恋人这事的事情嘛,都是后话了。
————————————————End
噗呼写完啦。
党费上交完毕w第一篇雷卡的文。
番外什么的还是等到暑假吧……
年龄互换真是个好梗……或许这个才是真相????【不可能
不要脸地求热度和评论吧。给小天使们比心心。
最后  @莫殃
好吧,我承认只是想让她看到我_(:з」∠)_

【雷卡】#甜食#如果……?·上(身份互换+年龄互换)

悄悄咪咪把这梗发了。
表白一下绝对看不到我的蛋黄太太,太太的手书让我跳入卡坑再也出不来了qwq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艾特小天使 @莫殃 感谢给了我勇气写完这个!!!
先把上发出来,中和下已经写了一半啦,可能会合并起来,争取下周发上来,我期末考试无聊到写小说bu
年龄互换,身份互换。
即雷王星三皇子卡米尔,年龄18,雷王星皇室私生子雷狮,年龄15。身高不变。
性格与原作有点不同,捏造有!!!
俗称OOC!!!
毕竟不同的环境下会塑造出不同的性格。
格式什么的被手机吃了。
OK?
GO!

————————————————————
NO.0
“母后。”
“怎么了,卡米尔?”
“那边那个人……是谁?”
“噢,他啊,是你堂弟,但少接近他比较好哦。刚从贫民窟带回来的,不干净。”
“我明白了。”
“卡米尔真是乖孩子呢……”

NO.1
“喂,三皇子!”
卡米尔蹙了蹙眉,看着眼前聒噪的少年。
“你这态度也太恶劣了吧?这算什么啊?现在可是你叫我们住手的啊?!”在那少年身边衣装华丽的大臣的儿子踢了踢角落里步伐摇晃的孩子,不满地叫嚣起来。
卡米尔是雷王星的三皇子。虽然他极受父王的宠爱,但他一不打小报告,二没什么架子,自然会有人不尊重他。卡米尔斜了那两个人一眼,声音冷的掉冰渣子。“没你们的事了,快滚。”
“哈?!”“你是在搞笑吧?!”聒噪的少年上前一步呲牙咧嘴,“凭什么啊,我们的三皇子也想玩了?”
“我叫你滚,就快滚。”卡米尔的神色阴沉了下来。
突然的重力失控。
这是雷王星皇室成员特有的每个人都不同的能力,而卡米尔——偏偏就是可怕的重力。
角落里衣衫不整的孩子眼睛似乎亮了起来。
拍了拍手,卡米尔目送着两人落荒而逃才看向了那个孩子,“你叫什么?”
“雷狮!”小小的孩子站直了身体,整个人都活了过来,紫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卡米尔,似乎入了迷。
“……你在看什么?”卡米尔有些不适地抿抿唇,别扭地问。
“海!”雷狮露出了笑容,“您的眼睛,和母亲说的海的颜色一样好看!”
哦,似乎是了。好像见过他的人,都夸赞过他如海的双眸——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
卡米尔看了看雷狮裸露在外的伤口和褴褛的衣服,示意他来自己的房间。雷狮本是不敢的,但他看着卡米尔动了动唇,无声地举起了白旗。

NO.2
“……嘶!”
卡米尔看着雷狮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好看的五官都疼的走了样,才放轻了力道,“叫你别乱跑。”
“是他们先挑衅的——哇啊!”在雷狮的一声哀嚎中,卡米尔毫不留情地抽走了他抚慰他的烤串,“这个算是惩罚。”
雷狮对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然后皱着鼻子往胳膊上吹凉气,“我改不了!”
“小声点。”卡米尔叹口气把烤串递回去,“赢了输了?”
“当然是赢了,我可是雷狮!”雷狮大咧咧地往床上一摔,一脸的骄傲,眼底带了点儿特有的暴戾。
卡米尔起身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回了书桌旁。
雷狮从床上蹦下来,麻利地跑到卡米尔边上去拿他的书:“《哈姆雷特》……?我说亲爱的三皇子殿下,您还看这个啊?”他随意地翻了翻书页,挑眉看着卡米尔。
“还给我。”卡米尔的眉微皱了一下,伸手要去夺,总觉得眼前这家伙神色有一点儿欠扁。
“不——要,你倒是多出去走走看看啊。”
“先还给我。”
“就,不,要!”雷狮真有些恼了,想也没想就开口,“你整天窝在这里哪有三皇子的样子啊?!你不稀罕你的头衔,那也想想底下有多少人想做皇室的人啊?!”
卡米尔愣住了。他看着雷狮气急地样子,最后在他指尖紫色的雷电灼烧了书的封面后,幽幽叹了口气妥协。“我知道了。书给我。”
雷狮哼了一声把书放回去,露出计划通的表情,“那就陪我出去吧!”
“叫哥哥。”卡米尔面无表情地拉开了房间的门,挑衅似的眯起了右眼。

NO.3
转眼间时间就过去了。
雷狮百般聊赖地在地上用鞋尖钻出一个小漩。对于他来说,这种盛宴实在是麻烦,于是他拽着卡米尔“逃”出了晚宴。
“呼……干什么?”卡米尔看着他,因为小跑微微有些气喘。
说来也纳闷,16岁的卡米尔似乎14岁就不长了,164cm的身高,面孔秀气的像个女孩。偏偏雷狮却在疯长个子,172cm比卡米尔高了半个头左右,又长得成熟,看上去更像哥哥。
如今卡米尔成了王位继承人,深得国王青睐,智商高,会用人,又深得民心,处理的事也多了,与雷狮接触的时间自然少了许多。
“闷,出来透气。”雷狮咧了咧嘴,露出熟悉的笑容,“你不觉得吗?”
“……雷狮。”卡米尔的声音平淡如水,“我和父王说了,我希望你替我继承王位。”
雷狮手上扯领带的动作停住了,雷紫色的瞳死死盯着卡米尔,眼前比自己瘦弱上许多的哥哥平静地说着听上去很疯狂的话,“你疯了?!再过一个月就是你的登基礼!”
“我没有。”卡米尔自如地说着,“我不想在生日那天被冠上这么沉重的称号,也不想被人左右。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成为这个荆棘丛生的王座的牺牲品?我不是乖觉的猫,我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和你一样流着蓝色的血液*,既然你是狂荡不羁的狮子,我为什么不能做翱翔的鹰鹫?”
卡米尔蓝莹莹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烁着,凌厉地让雷狮想屏住呼吸。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在卡米尔困惑惊诧的目光中托起他的手。
“请做我的王吧。不觉得驯服一头狮子很有成就感吗?”他狡黠地笑了笑。
“大不了,一起逃跑好了。”

————————————TBC
妈嗨手酸……暂时先到这儿!
每一段跨越的时间轴有点儿大,文笔烂。
将就着看吧!

*蓝色的血液:指现世界古代欧洲贵族,因为使用的妆品里的化学元素导致血液呈现蓝色,这里特指雷王星皇室。

等待下一篇吧。瘫痪。
_(:з」∠)_
占Tag致歉!

【cp不明向】#混沌#弱虫モンブラン(胆小鬼蒙布朗)

黑色系白色系私设如山注意*

这个本丸的大家都不太正常*

比如黑一期黑鹤黑三明黑被被白药研什么的*

混沌系列(比如之前的《Echo》)本来就都是不正常的作品*

占TAG致歉。

不雷请下翻。

 

 

 

 

-----------------------------------------------------------------------------------

        “......第013号本丸,‘清色浊’......就是这里吗。”

        “是的哦。阁下就是从第044号本丸‘驳夜’来的一期一振吗?”眼前白发的少年似乎是记忆中的模样,但是,眉眼之间分明多了几分温细艳丽,“我是这个本丸的近侍药研藤四郎。是不是很奇怪我的发色?”

       黑发的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下平静地开口。“我们都是实验品,有什么好奇怪的。”

      “啊啊,是啊。您说的很对呢。”白药沉默了一下,转而笑出声来。清脆悦耳的声线和记忆中与年龄外貌不符的沉着声线相重叠,却没有任何的违和——大概是眼前少年的笑容太过明媚娇俏,温柔到令黑一期反感。“那么,请您和我来吧。我带您参观一下本丸,这里和其他本丸有点不太一样呢。”

        黑一期没说话,只是跟上了少年轻快的步伐。

       “请您不要靠近左侧的院子哟,那边是暗堕刀的领域,如果陌生的刀进去会被......”白药抹了抹脖子,没说下去,“右侧将有您的屋子,那里是‘转色体’的住所。中间是‘过去式’及‘原型’实验品,由001号本丸‘涅槃业火’转来的曾经的样子的刀剑男士和赝品的原型。接下来带您去看看您的屋子吧。”

        “所以这个本丸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黑一期冷冰冰地看着右侧院子里空落落的存储室,似乎听到了打击的声音。

        白药回头冲他温柔的笑了,声音轻轻的。“您不是说过了吗?实验啊。”

        黑一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动了动唇似乎也说不出什么了。

 

        “这里是黑鹤殿下的屋子,您最好离得远一点。”白药指了指阴沉沉的独立栋,然后调转了方向。“这个是黑三日月殿下的,在他们俩中间被夹着的可怜的刀是黑山姥切殿下——噢,似乎黑三日月殿下在和黑山姥切殿下比试呢。”

        “黑三日月和黑鹤?”黑一期皱了皱眉不自在的,“我能见见他们吗?”

        “当然可以,这是您的自由。”白药推开了传出声响的房间的门。

        “谁?!”

        黑山姥切几乎是手腕一翻就要抬手将刀刺过来,在看到黑一期后,他愣住了。“......黑一期?你也来了?”

        “啊,忘了说。你们二位都是从‘驳夜’来的呢——黑鹤殿下,您的东西吃完了吗?有新人来了哦?”白药温和的抬手接住了黑鹤丢下来的一盒饼干,看着那刀从树干上跃下来,任他揉乱自己顺滑的发。“你担心太多了。这位是?”黑鹤懒散的抬眼看了看黑一期,灰色的发丝和血红色的瞳孔都昭示着他的身份。

        黑一期厌倦的抬了抬眼皮,看向束起了长发的黑山姥切,“我总觉得你越来越像山姥切长义了。比起你本色的怯懦你似乎更喜欢模仿他啊?”

        “模仿不来的,我可不像那把斩妖刀——不过你没说错。”黑山姥切理了理黑色的披风,长长的金色刘海下是猩红的眼睛,原本垂到臀部的发丝被扎起来一束垂在胸前,剩下的则随意披散,脸上的神情好像又愉快又不耐于这个话题。

        “真是......哎,说你们什么好呢?”白药无奈地笑着,在黑一期的目光中,任由黑鹤凑近他,然后在暗示之下无奈而温柔地吻了吻黑鹤的唇。

        黑鹤似乎并不满足于这样一个轻巧的触碰,扣住白药的后脑勺就深吻了下去,手指灵活地向下滑动着,最终被黑山姥切的刀柄打断。“过分了,黑鹤。”黑山姥切轻轻勾了勾嘴角,“人家哥哥还在看着呢。”

        “我相信他会很愉快的加入进来的。”黑鹤低声冷笑道,然后扶住了白药的腰身。

         白药叹了口气,抬手扯他面颊:“我要带他去见药研通,这种事情之后再说如何?”

         黑鹤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松开了怀里的少年。

         白药看了看黑一期,示意他跟上。

        “你说的药研通......是药研通吉光?”黑一期按了按刀柄,有点儿散漫地低头看眼前的人。白药点点头,“只是您可别被他和另外一个家伙吓到。——药研通?还没起床吗?”

        “抱歉......这位是?”药研通拉开门的时候,不论是眼底还是声音都写满了疲惫两个字,松松垮垮的领口,黑一期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暧昧的红痕。药研通抬了抬眼帘,红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了熟悉的脸。“黑一期......?”

        “是的,从‘驳夜’而来。”白药点点头,往屋里张望。“他还没起来?按理说应该你比他辛苦吧。”

        “真是的,我怎么可能没起来?”莹绿色的长发垂在了药研通的脸侧,带着温和神色的秀气面孔与黑一期无二:“这位也是‘转色体’?”

        “是您哦。”药研通轻轻扯了扯那男人的发。

        黑一期蹙了蹙眉。

        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天下一振。

----------------------------------------------------------------------------------

maye最近沉迷凹凸世界,脑洞快死了,这个玩意写了很久没发上来,将就看一下吧......这个可能偏all药。

至于白药的来历......其实是第一批“转色体”中唯一一个实验成功的,也是从“驳夜”而来。他成功的理由便是那可怕的温柔和对别刀过分的放纵。白药其实没有心,因此他是属于任何一把刀的,不然也不会任由黑鹤对他上下其手了——对他来说,是什么都可以做的。

大概就是这样,可能会很阴暗。

黑被的人设我快画完了......暑假发给你们看看?

wow终于画完了x
给芊芊姐的印象画!
署名是墨·芊芊姐小迷弟·长霄【对小迷弟
芊芊姐你别介意我画风丑死了啊……qwq
@彧似芊芊
顺路给芊芊姐笔芯。字丑不要介意!

前面注明个不科学的神奇东东。

【一药】#甜食#花信风(现,医患pa慎入)

私设姓名:风间一振【一期一振】
                    花江药研【药研藤四郎】
                    花江鸣狐【鸣狐】
                    赤羽鹤【鹤丸国永】
                    神无月宗近【三日月宗近】
                    神无月狐【小狐丸】
                  【另粟田口集体除一期改姓花江】
名废勿介。
占tag致歉!
已成年设。
OK?
Go!

——————————————————————
000
风间一振是一名以心理和耳鼻眼科而美名远扬的医生,那俊美的容貌更是让许多少女为之倾心。但,他在家中确是一个与同性恋父亲断绝关系的叛逆孩子。——尽管他并不介意父亲的性向。
风间一振弯下腰将鲜艳欲滴的三色堇摆在母亲的墓碑前,虔诚地垂眸低喃。
当他抬起头去想要离开时,看到了自己的学生花江乱和花江退。他们俩推着一辆轮椅,停在了不起眼的墓碑前面。乱看了看四周,愣了愣神,然后冲风间一振招手。
“……乱?”风间一振听见了很低很轻的一句,语气轻飘飘的,掷地却又极有力道。
风间一振走近了才看清轮椅上人儿的容貌,精致的像刀锋一点一点细致雕刻出来的,表情温婉,唯独那好看的紫眸失去了焦距,黯淡无光。
“药研哥,这是我和小退的老师,风间一振。风间老师,这是我哥哥,花江药研。”乱应了一声做了双方介绍。药研偏了偏首,不确定地抬了抬眼帘,然后露出了初春一般温暖柔和的笑容。“您好,风间先生,承蒙您对乱和退的关照了。”
风间一振愣住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啊啊,不必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呃,您的眼睛……”
“我看不见。”药研温和地摇摇头,“半个月前出的车祸,玻璃渣损坏了我的角膜和瞳孔,左右大小腿不同程度骨折,明天开始要调到乱和退学习的医院住院调养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多多指教。”
风间一振这下是真的呆住了,他看着眼前人温柔而平静的神色,心中绞痛。
他似乎听乱提起过。
“我的哥哥为了其他年幼的弟弟们出车祸了。”

001
风间一振庆幸了很久。
因为药研成为了他的病人。
乱和退跑腿跑的愈来愈勤快,几乎变成了一有时间就往这儿跑。风间一振和他们开玩笑说你们的老师要管不了你们啦,谁知乱眨了眨左眼,扮了个鬼脸一溜烟儿跑了。
这时候药研就会开口笑着问风间一振乱和退又捣了什么鬼,脸上温柔愉快的神情遮遮掩掩怎么也盖不住。
风间一振就是这样琢磨清楚了自己的性向。他还是喜欢同性。
他托着腮和药研聊上几句,看着药研略有些疲倦地进入梦乡,才发现自己从未仔细打量过自己的小病人。
药研个子小,骨架也小,一张精致秀气的娃娃脸怎么也不像成年人。反而有点像女生,皮肤白而细腻,又嫩又滑,轻轻戳一下都会泛出血色,衬得他气色稍稍好一点。
风间一振抬手拨弄好药研的刘海,似乎能感觉到少年睫毛轻颤抖落的风。骚骚痒痒地挠着风间一振的心,促使他更凑近了些。
眼前小小的人儿身体稍微蜷缩着,呈现出胎儿窝在母体中的模样,头发顺滑地斜垂,浅色的唇微张。从他鼻尖微微的抽动和睫毛的颤抖,看得出他睡得有些不安稳。
药研的呼吸缱绻绵长,带动了风间一振的心,他轻叹一声,仔仔细细打量起来。
细长淡色的眉下是狭长却好看的眸,睫毛下垂间遮住了近日来不安睡眠所导致的黛青色,鼻梁挺拔,姣好的唇型,薄唇微张间露出了小巧的齿。皮肤白的有些瘆人,但是比起之前好了许多。病号服在他身上显得宽大,隐隐能从领口看见过于明显的锁骨,瘦的叫人心疼。
风间一振看着药研发呆,脑海里回忆起初见对方时那藤紫色眼眸带给他的震慑。
站在门口的花江鸣狐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把神无月狐推出到门外,冲他比了“嘘”的手势,离开了。

002
“下雨了呢,风间医生。”
风间一振工作的太入迷,连药研说话了也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连他都没注意到窗外暗下来的天色,直到药研出声这才听到外面的雨声。他哑然失笑,“是啊。你的听力可真好。”
“嗯……空气也变得潮湿了。大概是看不见的原因,其他感觉器官越来越敏锐了。”药研细不可闻地轻笑一声,语气夹杂了点儿怀念。
“噢……乱和退说今天你兄弟要过来。”风间一振撇开话题,看向了用无神的眸望着他的药研。
药研点点头,脸上稍有了期待的神色。
“风间医生,我这样子会不会不太好看?”药研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颊。
“你怎样都好看。好了好了——我给你抹点唇彩?”风间一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讪讪地转过身,晃了晃从抽屉里拿出来的唇彩。
这是他母亲的姐妹时常说的话。母亲体弱,一直都是一副脆弱的模样,唯有化上了妆,才显得有精气神。
药研噗呲一声笑道:“您还有唇彩啊?”
“我姐给我的。”风间一振撒了谎,把母亲留下的唇彩握在手心,凑过去让药研张开嘴。
药研似乎是知道他的意思,温顺地启唇。
风间一振小心地涂抹着,示意药研抿一抿。药研乖乖照做,轻轻地问他:“这样可以了吗?”
“啊……嗯。”
风间一振看着药研的唇开开合合,一时间入了迷。那适合接吻的唇瓣在他面前动着,引得他想吻上去。
但索幸的是他压制住了这不好的想法,然后抬手揉了揉药研柔软的发丝。
“好啦,打起精神来,我的小病人——”
在风间一振舒了一口气的同时,药研弯着眸子悄悄的笑了。

003
风间一振从未想到药研有这么多的兄弟。
乱和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个人推推搡搡地离开了屋子。花江鲶尾和花江骨喰握着对方的手,语气轻快地向药研宣告了他们之间的爱情。鲶尾一副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的神色,药研从语气里都分辨了出来,吃吃地打趣他。
鸣狐温和地看着药研,时不时看一眼在他身边的神无月狐。他是这一大家子里最年长的,也是第一个和他人许定终身的,对于这群孩子们的恋爱,他向来不会去打搅。
花江厚牵着花江秋田和花江博多的手,两个年幼的孩子趴在床边向药研撒娇似的道歉。药研伸出手去,试探性地压低了一点,确定了方位才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厚默默地看着他,似乎有点想别开脸。
一直憋着没说话的是花江信浓。风间一振看着那张和药研无二的脸暗自感慨这对孪生兄弟性格上的差异。花江后藤推了推信浓,带着不满把他硬生生拉到了床边。
药研似乎对花江平野和花江前田之间萌生的互相喜欢早就有所察觉,他捕捉到了两个人讲悄悄话的声音,没说什么,只是笑笑,然后朝兄弟们介绍了风间一振。
风间一振温柔地笑了笑,目光停留在药研身上,然后伸手帮他掖好了被子。药研似乎红了耳尖,低着头道了句谢谢。
送走了兄弟们,药研这才斟酌着问风间一振。“风间医生……您不介意再来两个人吧?”
风间一振笑出了声:“你这一大家子都来了我还介意什么?”
药研眼底似乎亮了亮。
“喔,这不是一振吗?哈哈哈,还真是巧呢。”神无月宗近刚进门,就发现了七年同窗的好友。风间一振愣了一下,旋即也笑了出来。“嗯——没想到会这么巧。怎么你来这里了?”
“因为我要来啊——药研,感觉怎么样?”药研揉着自己脸颊的那一刻,赤羽鹤就笑嘻嘻地敲了敲墙壁。药研无奈地笑着,道了一句一切很好。
“你和神无月先生在一起了我倒是没什么好惊讶的。”药研这么说着,冲自个儿同事吐了吐舌头。风间一振看着他小巧泛红的舌尖,转过身去暗暗咽了咽口水。
自己这个病似乎是没救了。
赤羽鹤毫不在意地坐在床边,把水果放在柜子上。神无月宗近也坐了过去,将赤羽鹤乱掉了的头发理好。
药研和赤羽鹤交流了好一会儿工作的事情才聊起了生活状况。风间一振就这么看着,感觉自己快要沦陷在自己的春天里了。
那轻柔的笑容像风一样吹开了风间一振心底名为“爱”的花。
药研动了动眼珠,仿佛能看见一样“望”向了风间一振。

004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药研。”风间一振是这么低声说的。他帮药研理了理刘海,似乎有些犹豫不决。
药研敏锐的挑挑眉梢,像逗风间一振玩一样,迟迟都没开口。过了很久,就在风间一振快要放弃的时候,他开口了。
“风间医生……您知道花信风吗?”
“二十四番花信风,一番风来一番花开,一个春季二十四番,风有信,花不误,岁岁如此,永不相负。”风间一振愣了一下,不明白药研在想什么,但还是从记忆深处挖出了问题的答案。
药研的笑容明媚灿烂,好看的像樱花,他弯着眸笑道。
“您就是我的风呀。”
风间一振这才是真的呆住了。他怔怔地反复回味这句话,直到药研说了一句“可是您先告白的哟”才明白了他的话中有话。
风间一振想到了什么一样,微笑着托起药研的手吻他的手背。“可真是被你耍了。嗯,那么,你就准备接受我的爱吧。”
“你可是我的花啊,花江药研。也许我们俩是命中注定像花信风那样永不相负的吧。”
风间一振感觉到了一片温热贴在了他的眼角。
他终于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将眼前的人揽入怀中温柔亲吻。
药研的手颤抖着抚过风间一振的脸颊,眼泪怎么也压不住,顺着姣好的面容滑下,打在风间一振的手背上,打在洁白的床单上。
风间一振慌了手脚,他舔去恋人眼角的泪珠:“药研?”
药研的声音都变了,他嗫嚅着,显露出未曾出现过的悲伤,那一刻风间一振几乎要为之哀愁。
他在心底发誓不再让药研露出这样的神情。
窗外的风卷席着花瓣漫天飞舞,阳光下的药研透着惊心动魄的凄美。
他的声音凄凉飘扬,响彻在风间一振的心里,像烟花一样绽放出绮丽的色彩。
“……我想,我想看看你啊……”
“一振……”

005
风间一振出国了。
乱和退抚慰着药研,药研笑了笑,笑容脆弱的像玻璃。“没关系。我等他。”
鸣狐沉默了一会儿,将风间一振留下的玫瑰放在药研怀里。
药研的指腹摩挲着娇嫩的花瓣,抿唇不言。信浓拍了拍他的脸颊:“我的弟弟才不会这样颓废!”
“嗯。”药研勾起了唇角,爱人的名字在喉咙间滚了好几圈,最后化为了低低的轻喃。他相信他们心有灵犀。
风间一振听到了。
他站在海岸边,捧着和药研的瞳色相同的花朵,轻吻着沾染了晨露的花瓣,缱绻的爱意绵长久远,带着他的决心,一起传达到了药研的心底。
药研捂着心口,幸福又担忧地露出了浅淡的笑。
“……我等你回来。”

006
“真的没关系吗?”药研抓着风间一振的衣角,开口询问着。
“嗯,没关系。人家是自愿的哟!你马上就能看见这个世界了。”风间一振温柔地笑着,弯腰抵了抵药研的额头,蹭着他的鼻尖,呼吸交织化作水汽不断蒸腾。
“痒……”药研推推他的胸口,笑出声来。
他看不见的是风间一振柔和笑容上缠着纱布的脸。
风间一振抚摸着药研的发侧。“嗯,气色好多了。今晚想吃什么?”
“你来决定好了。”药研揽着他的脖子,满足地磨蹭。
“是是。”

007
药研颤抖着手等待拆线结束的那一刻。他拽着风间一振的衣袖,手心蒙上了薄薄的汗。
“睁开眼,我的爱。”他听见风间一振的声音低而磁性。药研深吸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爱人有着一头顺滑的发,秀气的眉,鎏金色的瞳孔,鼻挺唇薄,嘴角带着温柔地笑意,散发着不同寻常的高贵气息与美。
唯一和他想象中不同的是,风间一振失去了神采的右眼,空洞,无神,像极了自己。
那一刻药研什么都懂了。他的泪水模糊了能看见光线的右眼,内心的不安化作了现实。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风间一振笑着吻去药研的泪,动作轻柔,落下地恰到好处,仿佛药研虚幻的像梦境,稍一用力,一碰就碎。
药研伸出手去紧紧抱住风间一振,放声痛哭。
“刚刚拆完线你可别这样啊,对眼睛不好的。”风间一振无奈地给他擦泪,吻着他的眼角,吻着他的鬓发,满溢的爱淹没了药研。
“……笨蛋一振。”药研笑着,却收不住最后一滴泪水。
“是甜的哦。”风间一振伸出舌尖舔了舔,带了点儿调笑的意味。
“我爱你。”
“我也是。”

——————————————————THE  END?
说实话想写这个梗很久啦!
一直没写完bu
名字都瞎取的,主要是风和花两个字。
在花江和花泽里犹豫了很久……
好久没更新都手生了……另外我的车马上写完xxx
不要脸地给自己鼓个掌。
再次为占了tag致歉嗷。

哦实在是画的太丑了。
沉迷手绘。板子有延迟画不好。
别问我问什么在语文书上……语文课太无聊。
给毛爷爷打call/啥
QQ列表圈名墨长霄/零月。
打盹儿不如画画x
这儿新人求互粉嗷www请各位准备接受以后的金瑞和安雷卡的车【你没看错,没看错!】
顺路表示卡米尔帽子画高了,私心想画脸而已hhhh
顺路衣服有改,因为实在是私心嘛。
没错tag也是出于私心x
互粉啊——!
互粉啊——!!
互粉啊——!!!

|限时点文结果大揭晓|——

首先恭喜我终于把这事儿处理完了,不要脸的给自己鼓个掌。

下面是结果公布!!!!

 

请下翻/划↓

 

 

 

 

——————————————————————————————————

NO.1    刀剑乱舞:

一药【年龄操作    大太一期×打刀药】

鹤药【颜色操作    黑鹤×白药】

兼堀【现代Pero    贵族少爷×童颜管家】

安清【现代Pero    学生会副主席×学生会主席】

鲶骨【年龄操作    薙刀鲶×薙刀骨】

 

NO.2    阴阳师:

夜青【恶鬼夜×半妖青】

       【现代AU    不良少年夜×老师青】

狗崽【老师狗×学生崽】

 

NO.3    黑执事:

塞夏【恶魔塞×恶魔夏】

 

NO.4    偶像梦幻祭:

朔间兄弟【IF时期    公司总裁零×普通大四生凛月】

 

NO.5    凹凸世界

金瑞【颜色操作    黑金×普通瑞】

安雷卡【3p高能    ABO设    Alpha安迷修×Beta雷狮×Omega卡米尔】

 

NO.6    灵能百分百

影山兄弟【特殊背景设定    黑手党茂夫×黑手党律】

 

共计......13篇【我吃枣药丸】

 

在此——

特别艾特@万华之樱 @天下第一章鱼小丸子! @明上 @老污   @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Lantdou 

祝贺一下x你们点的文我有抽到哟。

小可爱们看过来看过来!
【私心只打了一药的tag】
今天意料之外的锻出了一期哥,药总威武哇x
因为这个星期有点儿忙所以审神者日记断更一周,但是,为了庆祝一期哥来到了我的本丸,给大家透露一点消息x虽然透明的我也许!并没有人看到x
那就是——

我要开车辣——

对你没看错,我要开车了!
【已定一药年龄操作一篇和朔间兄弟一篇】
限时点文,一星期限制,随机抽取x点文请评论,每个人可以点多篇!!!

cp不限,但,第一写不了左药【除非双药】,第二,我估计只能写bl……
文风清奇注意www

限定圈子:
刀剑乱舞【首选】
阴阳师【首选】
偶像梦幻祭【首选】
王者荣耀
各类基腐番
黑执事
来自新世界
绝园的暴风雨
王室教师海涅
潘多拉之心

以上x